置顶文章

云边小店

云边小店

芳芳还是经常在放学后带着孩子们来到小店里,在晚霞下唱歌,画画,拿小店的任何东西,而货架最上方的那套纯白画笔不让任何人碰,芳芳也不喜欢躺着看天空了,却常常对着村里的路发呆,像是在找什么,又像是在等什么,可是等来的只有一阵阵风,找到的也…
一朵小花

一朵小花

他是否还活着,她 也还活着吗? 他们在栖身的一角又在哪儿? 或者他们也都早已枯萎, 就正像这朵无人知的小花。
请你消失吧

请你消失吧

错的究竟是谁 于断掉的天平上 已经不再重要 请你消失吧 没有理由 不谈借口 只为本就不该开始的 所有此方与彼方
一粒沙看世界

一粒沙看世界

时光飞逝如传递紧急讯息的信差。 然而那只不过是我们的明喻。 人物是捏造的,急促是虚拟的, 讯息与人无涉。
有人弄乱了玫瑰花

有人弄乱了玫瑰花

 当这一天来到的时候,眼前的一切都会变的。我必须再次跑出去,告诉人们,那个卖玫瑰花的女人,那个住在破屋里的女人,需要几条汉子将她抬到山坡上,到那时我将永远地一个人留在房间里。不过,她会感到满意地,因为她将知道,每个星期天到她的祭坛上…
寄 语

寄 语

大街在黑暗树冠间绵延 无影的条条道路在高空中 翻滚而去如一遥远的金色雷霆。
溃烂

溃烂

人性的喜新厌旧 伪装着藏进下水道 溃烂的 不只是我 还有你
杂记

杂记

一片空白,时间都会为此变快。对我而言就是这样,睡觉睡着后到醒来后经历很长时间,可这不会留下什么感觉。“梦”让我理解为为弥补……(忘掉了,嘻嘻,等会吧,应该问题不大)空白感觉所流逝的时间的偿还。
萤火虫

萤火虫

萤火虫们,向上、向上地升去,不知什么时候,一郎是在满天星星的下边,一个劲地跑着。